返回顶部

侨港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侨港资讯>社会>波音官网地址_达利欧微访谈实录:中国可平缓渡过债务周期

波音官网地址_达利欧微访谈实录:中国可平缓渡过债务周期

2020-01-11 17:06:203563

波音官网地址_达利欧微访谈实录:中国可平缓渡过债务周期

波音官网地址,3月21日晚,世界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在微博举行在线问答,回答关于其两本书《原则》和《债务危机:我的应对原则》的问题。

达利欧认为,决定经济形势的主要因素有四个,生产率,短期债务周期,长期债务周期,政治。

在他看来,中国的系统能够维持生产率的增长率(将是西方国家的2-3倍),债务周期可以得到更好的管理。最重要的是,中国可以协调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使政策举措具有反周期性,可以实现周期的平缓过渡。

此外,他还指出,为了判断一个国家与其长期债务周期结束的接近程度,应该考察1)现有利率与0%之间的距离,2)央行现有的量宽政策空间和潜在有效性。由于上述种种原因,他认为中国在管理其债务周期和经济方面处于相对有利的地位。

以下为问答实录:

@Geormam:达利欧先生,能不能给我我们推荐您认为值得阅读的书单,谢谢!

达利欧:我会推荐你读《历史的教训》、《River from Eden》、《千面英雄》和《大国的兴衰》。

@韩暧昷:根据您对周期的看法,世界在可见的范畴内,是走向多级还是两级,how about Thucydides trap?

达利欧:我们现处于一个两极世界,美国和中国既是竞争对手,又是合作伙伴。我认为最有可能的是总体上会以一种明智的方式良好地平衡这两种关系,因为失衡显然对于两国来说都是很糟糕的,但我们仍需观察。不论怎样,对这两个国家(以及所有国家)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他们如何管理好自身,因为从长远来看,这会决定他们自己和竞争对手的健康和强大程度。

@稻花盛开: 看了您的原则一书,我觉得讲的很有道理,但又感觉很难做到,可行性不强,请问这个问题需要如何处理?

达利欧: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你如何克服困难。当听到你(或其他人)说某件事很难做的时候,我会对自己说,没错,这是很难,那你又打算怎么做呢?唯一的答案就是,要变得强大。你越强大,事情就会变得越简单。换句话说,你越是推动自己去克服困难,你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去克服更多困难。那么,怎么样才能变得强大呢?那就是理智地把痛苦和进步联系起来,并养成承受痛苦的习惯,而这些痛苦的事能让你进步,让你变强大。记住,不要急于求成,要一步一步地逐渐地积累。同时,设想一下如果你不够强大、不能克服困难,结果是有多可怕。

@vc0866: 太赞了,您说一个人的收入等于另一个人的支出,那么关于储蓄怎么看?毕竟在中国,大部分中国人需要将收入的大部分用来储蓄防止意外情况。加入储蓄选项后,这么信贷模型是否还能成立?

达利欧:当然成立。储蓄能够为接收储蓄的一方提供投资资源,同时也为储蓄者提供保障和财富。如果管理得当,储蓄对每个人都有好处。

@bami瑞雪:请问亲爱的Ray,您提到过250年左右的国家周期(图3),能举例说明下吗?然后,有的 比如说为什么罗马帝国可以持续1000年呢(大致分几个阶段呢)?谢谢您两本书的分享!

达利欧:关于大国兴衰的三个最好的例子是在过去500年拥有储备货币的三个国家。最近的一个例子是美国和美元。此前是大英帝国和英镑。再之前是荷兰帝国和荷兰盾。在这三个例子中,高质量教育和良好的品行推动了这些国家开发新技术,并推广到全球,国力因此强盛。比如,荷兰人发明了可以环球航行的船只,再加上枪支,令他们可以去开拓新世界,从而统领了全球一半的贸易。自然,在一国全球扩张后,他们会使用自己的货币,也需要强大的军事力量提供保护。这三个帝国也需要发展开放的金融中心,以便吸引外资,并在全球推动资金流动。纽约是最近的一个金融中心。此前是伦敦。再此前是阿姆斯特丹。由于一国拥有储备货币,全球其他国家希望以这种货币进行储蓄。因此,其他国家会过度借款。与此同时,顶级强国会丧失自己的竞争优势,因为其他国家会向这个国家学习,提高自己的竞争力。他们往往会变得懈怠,不会对教育进行投资,工作努力程度也出现降低。这种现象出现的时候,其他国家正在出现新的崛起。而此前在周期早期存在的领导层的能力和品德往往会在周期晚期减少。在一国衰落的时候,会出现贫富差距,导致国家内部的冲突。我所举的例子是拥有全球储备货币的国家,应当指出的是,在这一期间的大部分时间,直到1800年左右,中国一直是最强国或最强大的国家之一,但中国较为孤立,没有发展全球储备货币。但是,在中国内部存在这些周期,表现为朝代的形式,对此你们和中国学者比我研究的更深入,所以解释这些周期的任务就交给他们了。

@飘飘的大黑黑:#瑞达利欧的微访谈# 第二个问题是,在您TED的演讲提到,公司内部实行决策打分系统,有的人善于决策,有的人善于建议,给不同人不同权重。集体决策设定下,怎么给个人做业绩评估?怎么直到他的决策好或者坏?结果导向好像也不太对。还有薪酬机制怎么设定,让每个人的努力和得到相匹配?谢谢!

达利欧:你的问题是关于如何以可信度为权重进行决策。在寻找方法之前,必须要坚信采取这一做法的必要性。如果你理解这一做法为什么比其他任何一种决策方法都更为有效,你就会找到自己的方式,尽管任何方式都不是完美的。例如,你可以进行测试、查看人员的过往表现、进行投票,或采取其他方式,这些我都在《原则》一书中有所描述。有志者,事竟成,因此真正的问题是你是否有这个决心。

@伊丽莎白RU:达利欧先生你好,我觉得您的关于个人成功的思考和中国古代儒家先贤对实现个人价值的思考有很大相似性,您是如何看待儒家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一伟大理想呢?或者您认为东西方文明之间在思考方式上有哪些根本不同吗?

达利欧:我之前听说过我的原则与孔子的原则有一些相似之处,但我对儒家学派了解不深,不能做出评价。从我对儒学粗浅的理解来看,我认为有一点很明显,我们都认为真正做到“创意择优”(任人唯贤)非常重要。我不确定我们追求“创意择优”的路径是相似还是不同。我知道的是,儒学获得了长久的成功,我现在非常好奇,希望能向一些儒学家学习。

提问:您好,里奥大叔,换个角度,如果人生都依据各种“原则”、“逻辑清晰”的框定来生活和思考,人岂不是越来越活得象未来的机器人?如果周围环境里的超级理性的人工智能越来越多了,作为环境的对冲,人类是否应该向更加感性的、不讲究因果海阔天空的方向、更加任性率性的生活更加合适?同时增强了整体系统的稳定度?我们的教育岂不是很有问题?

达利欧:我认为逻辑和情感同样重要,正如意识和潜意识同样重要,获得最佳结果的关键是把两者进行调和。我们生活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你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我认为最好的方法是把自己潜意识的情绪反应和有意识的合乎逻辑的答案相互结合。

提问:您不是说过要出一本关于投资类的书吗?什么时候呢,等不及了。

达利欧:我的新书Economic and Investment Principles(《经济与投资原则》)预计将在一年内出版。

提问: #瑞达利欧的微访谈#我感觉此前的一些债务危机多数是由汇率大幅下跌或外资大幅流出引起的,另外还有本国金融领域和资本市场泡沫破裂引发,请问像中国这样,大部分都是内债,而且能够迅速将资本市场泡沫缩小的国家,会出现债务危机吗?

达利欧:中国大部分的债务是以人民币计价的。就像我在《债务危机》书中写到的,这种情况下唯一的问题就是,决策者是否拥有足够的智慧和权力去进行“和谐去杠杆”(我在新书中有所解释)。中国领导者兼备智慧与权力。

@小蚂蚁呀酸葡萄:达利欧先生你好,记得您之前发文说过中国正处在长期和短期债务周期的后期,那么当前,之后经济、金融市场会怎么发展呢?投资者应该注意什么呢?最后您对中国投资者有什么建议活提醒吗?

达利欧:正如你从我的模板中所知,我认为决定经济形势的主要因素有四个,即1)生产率,2)短期债务周期,3)长期债务周期,4)政治。同样如你所知,我认为那些债务大部分以本国货币计价的国家可以按我在书中所述的方式妥善应对债务问题。在我看来,中国的系统能够维持生产率的增长率(将是西方国家的2-3倍),债务周期可以得到更好的管理(原因我在书中有所解释)。最重要的是,中国可以协调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使政策举措具有反周期性,可以实现周期的平缓过渡。此外,为了判断一个国家与其长期债务周期结束的接近程度,应该考察1)现有利率与0%之间的距离,2)央行现有的量宽政策空间和潜在有效性。由于上述种种原因,我认为中国在管理其债务周期和经济方面处于相对有利的地位。

@微晨曼舞:Hi, Ray! You started your business at the age of 26. How did you deal with the problems about building reputation in the early stage of your business? Thank you very much!

达利欧:唯一重要的是你的品行和能力。你的声誉是自身品行和能力的结果。 建立品行和能力的良好长期记录是你可以拥有的最重要的资产。

提问:尊敬的瑞达利欧先生,首先能否谈下您对2019年世界经济形势的看法?其次您著名的“圣杯理论”对中国投资者来说,是否存在限制?最后您在投资时,最看重投资对象的哪一点?

达利欧:在2019年和2020年,我认为贫富差距、政治(包括选举)以及发达国家央行刺激政策有限的有效性将是最重要的因素。这将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因为可能会出现向民粹主义左翼或右翼的转向,这将改变经济政策和资产类别的估值。我的投资圣杯理论是一个关于如何在不降低回报的情况下实现分散化的理论,在我看来,这一理论在这段时间内尤为重要。

提问:美联储宣布今年不加息暗示着什么?对美国股市今年走势有何影响?

达利欧:与其关注美联储对未来行动的表态,不如关注美联储需要采取的行动。美联储最近想法的变化就很好地印证了这一原则的准确性和重要性。

@小过Figo:Hi Ray! It’s great to see you here on Weibo. You’ve been an amazing mentor to many students/professionals here in China. We really appreciate your kindness, humbleness and willingness to share your thoughts and life experience. Truly grateful! I have a couple of questions:

1. In terms of the short-term debt cycle, the world is at the later part of that cycle since 2008. Once the next downturn happens, would we really see the Monetary Policy 3 “helicopter money” in some countries?

2. What investment/financial advices would you give to the Millennials here in China?

达利欧:首先回答你的一个问题。是的,我认为在未来十年或更长时间内,第三种货币政策(将货币和财政政策结合起来,把购买力和信贷引导至有需要的经济部门,以刺激他们的支出)会变得愈发重要。这将必须要发生。这种政策进展的主要障碍是政治分歧(就是否采取这一措施)。我相信政府最终会因为必要性,不得不采取第三种货币政策。 当然,我也可能完全错了。 在市场上有一种说法是“靠水晶球谋生的人注定要吃碎玻璃”,所以我知道我对任何事情都不确定。

第二个问题:保持谦卑,增长智慧,有效进行成本分散化。我认为中国缺乏经验的散户投资者会面临严峻的问题。他们有两条路——自己做投资,这有问题,或者交给别人,这也有问题。第一条道路存在问题,因为在市场上赚钱是一项非常困难的游戏。投资是一场零和游戏,所以要做到不仅仅获得被动回报,你必须比竞争对手更聪明。赢得投资比赛比在奥运会上取得成功更加困难。我每年投入大量的钱用于研究,但仍然觉得投资非常难,因此个人投资者不太可能在这场比赛中获得良好表现。交给专业投资者管理的第二条道路也很艰难,因为存在三个问题。首先是费用。每年累计的管理费有1.5%或2%,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个很难跨越的障碍。第二个问题是有太多不道德的推销员,他们做出了不切实际的承诺,因此很难弄清楚什么是真正的好投资。第三,缺乏经验的散户投资者通常会存在这样的误解,认为上涨的市场好,下跌的市场不好,而不是认为成本已经更为高昂(市场上涨时),或更加低廉(市场下跌时)。因此,他们倾向于在高点买入,在低点卖出。他们同时也太情绪化。所以我认为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最好的事情就是知道如何以低成本的方式实现资产组合的分散化。

提问:达利欧先生,什么会导致你的失败?而你又会做什么去避免这些失败?

达利欧:这取决于你对失败的定义。我总是会遭遇失败。只要我没有被淘汰出局,并能从中学到东西,我就认为是成功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挫折是难免的,但我并不将这些视为失败。如果你同意我对失败的定义,那么问题就是:什么会导致我被淘汰出局,或者导致我不能学到东西呢?我担心的东西太多了,数不胜数。但是,这些担忧引导我思考如何保护自己,而且,我更担心的是自己没有尽自己所能。因此,我宁愿尝试,承受失败,也不愿意不去为最美好的生活奋斗。无论我得到什么,即使我被淘汰出局,我仍然认为,不拼尽全力才是最大的失败。

提问: Hello,Ray.不同的原则是否有不同的适用环境?请如果有的话,那怎么判断我们所处的环境呢?谢谢

达利欧:是的,不同的原则适用于不同的情况。关键在于了解自己的处境,并找到最合适的原则。我无法告诉你具体如何做,但一个方法是找相似之处。例如,如果你想确定一个生物的物种,那就要去观察这个生物的特征,并与自己了解的物种进行对比。一旦发现了问题的类型(就像确认了物种一样),如果你有应对此类问题的原则,就可以使用这些原则。

提问:Some days ago,you said there will be a great recession like 1929. now FED and China use easy monetary policy.what‘s your view,this time.

达利欧:我进一步解释一下我此前和现在的想法,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和欧洲)已经很接近短期和长期债务周期的末端(最多还有几年)。 同时,由于贫富差距和民粹主义,他们处于内部冲突和外部冲突之中,而在抵消下一论经济衰退方面,这些国家的货币政策会没有那么有效。 我认为,与此同时,一国统领全球(美国)的格局正在变为两个大国的竞争。请分别查看我的这些观点,看看你是否同意。我认为这些都是实际情况。这就造成了一系列形势的交汇,最近的情况就像1930年代后期那样,但类似的情况也在历史上多次发生。这种情况是具有风险的,如果相关方都能明智的彼此配合,那么就可以妥善处理,如果不能,则事情会变得很糟。

To clarify what I thought before and still think, is that the developed world (especially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are not far (e.g. a few years at most) from the ends of their short term and their long term debt cycles, at the same time as they are in internal and external conflicts due to the wealth gap and populism, at the same time as their monetary policies will be less effective in offsetting the next economic downturn. I believe that this is happening at the same time as the one leading power (US) world order is shifting to a two power (US and China) competitive world order. Look at these points individually and see if you agree with each. I think they are pretty much factual. That creates a confluence of circumstances, which most recently like that in the late 1930s, though it has repeated many times in history. That is a risky set of circumstances which can be managed well if the parties involved are wise and cooperative and could be very bad if not.

提问: 您好,请问您原则中提到的一些工具类的app以后可以对公众开放吗?谢谢

达利欧:我将会在我的网站principles.com上发布这些工具,并会通过我的社交媒体帐户告知大家。

nba外围盘口